最近這一兩年上海辦公室委託了不少國外的案子。
工作就是這樣,其實來了就做,沒什麼好多想的。

不過每次的委託案,不是火燒屁股,就是一定會出鎚;這星期委託下星期出國這種已經是司空見慣了,比較讓人頭大的是到了澳洲發現上海業助沒訂飯店,或者是到了巴基斯坦才知道客戶的電話號碼是空號。

自巴基斯坦回來之後,我的人生就起了一點變化。
最常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話是『巴基斯坦都去了,這個沒什麼啦哈哈。』(笑中帶淚)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