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說說朋友。

年紀越長我給自己的限制就越多,有時候不是堅持,只是一種略高於靈長類的學習能力。
這種限制在我年少時,不只放在自己身上,還會放在別人身上;直到我遇到或是察覺到跟我貼身相處的人,也許是情人,也許是朋友,也許是家人或伴侶;這樣的貼身限制彼此互相影響著,某些部分讓我變得更極端,比方說對跳針的厭惡無法再隱藏,但對於生命中的對錯界線越來越不執著,因為我們越來越不能確定站在自己為圓心,用價值觀為半徑所畫出來的圓能否真的圓滿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150330-01
(圖片與文字內容無關)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