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臉書相簿建了一個「來互相傷害啊」的相簿。(抱歉,鎖了朋友權限)

因為之前曾經我說過「拿出十多年前的照片像是拿刀互砍」,那放五年前的照片呢?於是我每一天放一張距今五年前(2012年)跟我有關的相片。照片系列的最後一張是Kuro/Shiro,它們是四爺在上海養的兩隻小笨狗。兩個小生命短暫的世間停留後登出,希望他們短暫的狗生中有感受到幸福。

IMG_2066.jpg
Shiro / Kuro

而在2013的時候,發生了這件事:Hime的新發現
讓我想起透過氣味,或許讓狗的回憶模組發動,若是現代人最常見的應該就是照片了。當記憶被回想時,不見得都是什麼快樂美好的過往,但當我們回想起本當痛苦的記憶卻無感,不一定是傷痛不見了,只是因為時空的錯位讓傷痛不具再現性。

就品質異常的觀點切入,如果我們無法再現一個預期中的品質異常,那並不代表我們解決了這個品質異常,我們只是沒有找到它真正發生的原因,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出現。

2012年,當初炒作到沸騰的世界末日沒有來臨;可是對某些人來說,當時身處在看不見未來的情境之中可是比世界末日更可怕,期待與失望持續地啃食著自己比陷入絕望還痛苦。

現在是2017年了,距離2012年的你就像眼睛一閉張開就過來了。
當時看不見的未來,現在看見了嗎?當時被啃食的自己,現在還期待嗎?亦或是早已放過自己從絕望中轉換到另一個自己想要的時空?

 

「等等,說了這麼多,難道沒有快樂的事嗎?」
「好問題,你可以想想看?」

「應該有吧?可是怎麼好像都不具體,感覺每個快樂的發生都會導引到之後的悲劇。」
「所以,對你來說,快樂是什麼?我想聽聽你的答案。」

 

(本季結束)

---
【後記】
這2012年系列,有一些照片沒有挑,沒有被挑出來不代表我忘記。我記得,所以有些事就安靜地放著等它的主人去決定。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