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我才不要見上帝!』(可憐的小Tu被精蟲狂人猛敲後感言)
 
看到Tu的日記寫出這句話,我忍不住回了:
Husky:『乖~其實見上帝也不是必備啦,只是多一點信心質押而已…(汗)』
 
 
最近那篇TopBtm迷思,貼到古墓之後造成小小的討論。
古墓人的確是對這部份議題有獨特看法,某些部份也讓我受教了。

很明顯的,還是有些非古墓的十字軍,什麼良心被狗啃巴拉巴拉之類的都出來了

其實是無損於我啦,聽得懂的就聽得懂。
就算他認為我是性墮落者,我也可以一笑置之(吹口哨)
因為對於一個連性都搞不清楚的人,怎麼會知道如何分辨性墮落者?

不過如果再不說明,我怕大部分的新朋(尤其從中間才開始看的),很容易產生誤解。
畢竟,我的論調只憑單篇,實在很容易被曲解。 
 
 
先前提到見上帝的部份,這邊其實要提出一個說明。
其實見上帝並非必要。

我說:只是多一點信心質押而已。
 
所謂的信心,是對於兩人關係長久穩定的信心。
我不認為性這件事,可以排除在兩人關係外
但不代表我是性至上者,這是基本的邏輯。

 



這是某個朋友,對於我的想法所提出的回覆節錄 

昨天讀到薩德一句話:
「我只針對能理解我的人發言
 對他們而言我的作品將不具任何危險性」

我覺得某程度上也適用Husky這裡的論調

不過哈的論調相反的是不對理解的人發言
而是對不能理解(或從未想過)的人

所以這個迷思還是應回到原來那些人身上
而非哈的迷思,或說有兩個層次

因為有太多人尚未進入到第二個層次
因此這段發言還是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


薩德的作品在日漸登堂入室的同時
也已經有人對它感覺不耐

不是因為不能接受,而是被說到爛
或說這些人的層次在閱讀過薩德之後勢必終將超越薩德

但事實是,還有許多人連接觸拒絕,連聽、說都噤聲,所以經典的重要性並不因其年代久遠而過時,破壞永遠有其存在的必要
 
 
--
我覺得好貼切
謝謝大根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ki
  • husky學弟

    看來你的上帝說 又引起很多人的關注
    不過像你所說 要不要去看上帝不是重點
    況且你的上帝我的上帝跟別人的上帝也不是同一個

    上次討論 獲益匪淺 學長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