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了阿部乳坊「飛翔吧 福 爾摩沙」在台北國際藝術村的展覽
還遇到素男的Eric(但我又再一次地沒認出他,請原諒我的眼拙(跪))
(台北國際藝術村)

這個展真的很棒。
 
(阿部工作室)
我看到他雕塑的草圖
一個寬大的身體,但卻只用兩隻細細的腳站立著
藉以依存在這人世間的負累巨大,信仰的基礎如此孱弱

而另一張,一個把頭縮進身體,用力的張出手向前延伸
他要抓什麼,能抓什麼,他真的知道他在做什麼?

黃小四聽了我說的,他回:
『這個,是你自己的投射吧。』

 
「對,作者搞不好不是這樣的創作理念,但是我看了這圖,我有悲傷」我說
 
『當一個作品完成的時候,它就跟創作者沒有任何關係了,就像母親把小孩子生下來,他就是個獨立的個體。』 
『你跟作品的共鳴,那就是你的解讀,別人無法改變』
 
 
--
這個下午
我抱著些許的憂鬱離開台北藝術村

但是我有活著的感覺

(飛行時,請張開眼)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