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好友W的日記寫:
 從阿里山回來
 和大家聚在一起固然蠻愉快的
 但回來後沒有散到心的感覺...
 

 
Engineer:『因為你沒有把心帶到阿里山去。』
Husky:『搞不好是心到了阿里山就被虜走了,也是有可能啊。』

 



Wolf:『被虜走的只有心嗎?科科。』
Engineer/Husky(對W說):『是Wolf講的,我們沒說喔~』(開啟白眼反射)(逃跑)

Wolf:『又把梗藏這麼深,誰看得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收到白眼光波攻擊)(倒地)

 

 

 


 


鄉村騎士說:
 去撲一下
 就能找到蛛絲螞跡Cool

Wolf:『麻煩就在,我在公司開不了浪。』
Husky(呈現八卦狀態):『不過昨天有稍稍看到一下,是不是那個長得很ㄕㄨ…哇呀啊啊啊啊啊啊~~』(透過螢幕被w被灼殺)

 


 

Husky被灼殺倒地後……
 
 
Engineer:『W一定會恨我沒有阻止這一切……』
 
Wolf:『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時候應該做什麼樣的表情。』
Husky:『你敢給我笑試試看!』(丟擦過LCL的衛生紙)

 

--
一不小心宅力場又爆發了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