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寫給見證我前中年期的拓網。



因故墜毀的後青春期,在荒島工作中度過。

我從來沒死過,但我也不知道我是否還算活著。
一再地經業火燒灼成型,再敲碎,再成型,再敲碎,直到我把青春的骨灰灑落在省道3號的那一刻,等待重生。

長出翅膀的我從縫隙中逃出了業火的包圍。
我見到了和煦的太陽,沈浸在清涼的海水,我想天堂的薰風就像如此帶著甜甜的香氣,如此誘人,我貪婪地大口吸著,霎時眼前的一切卻開始崩裂。

我以為重生之後就會離開地獄,直到我發現閻羅王的真身沉睡在我體內,喚出的聖光審判了自己。

我才知道原來我一刻都沒離開過。

女鬼的撕裂,惡魔的呼喚,工程師的死亡,古墓的神諭,翻騰的胃液淹沒了狗兒的屍塊,裊裊的七星遙祭著貪狼的殘骸。

意識隨著音樂飛昇到七彩的方塊組合,空間不停旋轉。
但時間卻靜止著,弔唁著我的前中年期。


--
一字一句都是一步一段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玫瑰

  • 即便一直單純的逛著blog
    連連看了這幾篇
    還是會有些感觸




  • 因為我們都從自己的人生裡摔死過啊(甜笑)

    huskyman 於 2009/09/21 09: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