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偏頭痛的流鼻水紀念文。這是我這輩子第三次進入這種姿勢不良要矯正的迴圈。


111106-01
疼痛了進入第二星期,昨天醒悟應該是骨頭的問題,原本打算星期一下午再去熟悉的師父那邊處理一下。今天就堅強點自己出去把事情辦完,不要去想昨天晚上孤獨地走了一圈艾澤拉斯。

111106-02    
於是騎摩托車到西門町要進行本日的城市小旅行,走進紅樓十六工房。

 111106-03
(0416)不是說好不哭了嗎?

111106-04.jpg
(0416) Coffee OR ME?

 
我開始在盤算要買些什麼,把照的圖丟上Instragram。繞了一圈下來,大大地陽光照在身上,突然………腳被固定住了!我不能走!先前後左右上下轉視窗看是哪裡有人丟線網,然後抬頭看頭上有沒有被設了獵人印記。Check完發現沒有敵人,那應該就是剛剛下樓梯時太過輕忽,Backbone終於排出了詛咒的擠壓,讓我左下身到大腿完全不能動作,一動就是劇痛。

我只能用極吃力的方式,因為疼痛的左腳無法支撐右腳向前時的壓迫,痛苦地左前進右拉拖左前進右拉拖,一次三十公分的前進。

冷靜,這麼久沒有一個人出來導致自己身體異常是我沒做好先期評估,但還好我手跟意識都還清楚。
撥了電話給秋冬。要他幫我確認找不找得到他的醫生來幫我(因為今天星期天)。確認之後,可,但我得自己移動過去。當下我猶豫要不要欠秋冬一個人情,拗他開他的休旅車來載我;但當我正這麼想時,我已經滿身大汗地移動到高手旁邊。

很好,這樣我只欠秋冬半條命。
坐上了高手,瞬間痛苦減輕一半,所以問題一定是在支撐我體重的基準中哪個部份出了問題。

我被給予的任務時間從剛剛掛了秋冬電話只剩下30分鐘,因為醫生只剩30分就要關店帶老婆出去玩。現在看錶剩十五分鐘,跨上高手減輕的疼痛,像是放下後座載的一頭巨熊,飛快地前往醫生的治療所。


我痛苦的跨下高手,『快!治療我!』像地獄火半島一王一樣咆哮地衝進去。
一進去醫生看到我就說這個是小問題,但是應該會痛到流汗,他指著我溼透的上衣說。
(e04我怎麼這麼遲鈍,我當天去走遊行就是左腿痛到走路爆汗啊啊啊)

醫生要我在治療床上做出平板式但雙腳跪地說:『這可能會有點痛……』
然後拿出那把綠裝裝榜的繁重木槌在我跪起來的下半身開始敲打。

111106-05  

最痛的不是疼痛,而是為了要壓抑叫出來哪個意志力的衝擊。我想醫生應該不會想聽到我高八度的淒涼叫聲。
(嘿,這不是原句,你明明要講得是你的叫聲太容易出事)
(人家老婆在旁邊不會怎樣啦)


經過了十多分鐘的修復,那畫面就像是在為了衝附魔用鍛造量產籃裝物品,一次80組資材開下去一直敲啊敲啊敲啊敲啊(中間那段翻過來翻過去敲,讓我覺得是個壞掉的工程機器人一樣所以省略)敲到我都做坐下來快退出遊戲了。

111106-06
(非常可憐的被處置完畢拔罐,然後蓋上一層大紙巾) 

 

驚過十分鐘好了,正準備要起來跳動跳動時,醫生拿出一條骨盆帶來勒住了我的下方。
『喔!~好酸!為什麼比吃了有人昨天放我鳥的醋還酸的感覺!!』

醫生說:『這個酸痛是因為骨頭回到原來位置,肌肉不適應所造成的酸,這種酸至少比剛剛你沒辦法走路的那種抽酸抽痛比起紮實的多了吧?』

111106-08   (抱歉,因為我找不到其他圖片)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將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跟這條帶子為伍。
等我這個療程結束之後,我一定會跟我買的這條骨盆帶培養出感情,到時候就綁著這條帶子來去拍照片好了。

 

<<END>>

--
 
(上頭在繡個少尉排長某某某嗎?)
(應該是清秀俏麗哈士奇啦)
『你們就不能提一點有用的建議嗎?我快被煩死了,我的人生當中一直存在著苦難,只是你都看不到』
『看到了又不會比較好辦事!做事!做適才是最重要的你這個懶鬼!)
(你們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了,在我這段期間…)
(把那些干擾的因素拿掉,前進,我就在這)



, , , , ,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