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的人生不是以爬上頂端為樂,而是待在坑裡彼此丟泥巴嬉戲。
那對於我們自己來說。這樣才是正確的方向。
世間的人總是在不清楚自己的方向之前,就被灌進了為人賣命還沾沾自喜的小腸道,也沒什麼不好,只要祈禱我們不要醒過來……(記得離紅色藥丸遠一點)

然後,就算我未來真的醒了,我想我不會覺得可惜。是自己做的決定,自己承擔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覺得自己被騙可以選擇揭穿,逃離或繼續被騙。如果沒發現自己被騙,那就等到發現之後,重複上一步。應該都不困難,困難點應該是在「要嚥氣」吧。
23 Oct 2011


 

今天星期一該去運動了,正在跟吃飽飯之後懶散的意志力搏鬥中。

(移動三十公分屁股) (拿起纏帶) (躺回床上) (坐起來告訴自己體重計一點都不善良) (台商說他吃飽了就想躺平……後面沒訊息應該是去身體力行了) (掙扎)(掙扎)(掙扎)(掙扎)(掙扎) 人為什麼總是喜歡給自己找麻煩?
24 Oct 2011


剛剛看了(應該是昨天重播的)新聞哇哇挖,這集好像在談股票?

于美人拿出了佔領華爾街這件事問了(投資股票賺很多的)來賓之一,顯然這些(賺很多的)來賓並不太清楚他們的訴求?(抑或是知道但也得避重就輕地說) 當下我真想給于美人兩千個讚。

不過來賓招架不住,鄭弘儀有跳出來圓場。
我覺得雖然是圓場,但明顯地鄭弘儀很清楚于美人問這問題的原因(當然不是于美人不知道)
一方面像是說明給她聽,另一方面再把尖銳的問題拉回來。
我會特別把這件事記錄下來,是我突然思考到知識份子的定義,到底知道到什麼程度,或者具有怎樣的素養。

佔領華爾街這件事,我個人覺得如果只是用「仇富」兩字帶過非常不足。這兩個字是那些人為了要降低自己仇很值所開的漸影術
24 Oct 2011


 

『用心良苦』中的「一生愛錯放你的手」其實是解釋成「不該把一生的愛放你手中」。
手牽了就一定不放開,如果明知錯誤裝作沒看到,那不是當初決定要把手牽在一起的原因。
有些事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有沒有盡力,只有當下的自己知道;
會不會遺憾,只有過去了才會知道。

25 Oct 2011


 

又改版又改版又改版!
一天到晚改改改改Mark Zuckerberg你知不知道你改一次小版我就要被娘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問到我快閃尿了啊啊啊~~~~

我很認真的在教娘,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回答為什麼Po文跟發表按了都是同一個動作,然後塗鴉牆的按鈕為什麼要換位置。
26 Oct 2011


一個人在凌晨十二點關掉公司所有的燈,上了鎖。

騎著摩托車回到家的路上很涼。
回到家匆匆地盥洗,吃中藥,吃西藥,擺一罐人篸放在床頭預備明早起來喝掉。
如果你能瞭解這約莫一小時的時間要花多大的力氣才不會放下手上所有東西開始大哭,
我想我們的經歷應該是相仿。

28 Oct 2011


喔幹,今年真的是歧視的一年。今天不知道聽過幾遍:『我們尊重多元性別,但只要你們……』 後面就別講了。剛剛又一個(標記)

29 Oct 2011


 

「帥分成兩種。一種是浮動式IP的帥,另一種固定式IP的帥。浮動式的帥是你在路上跟某人錯身,瞥見一眼時會覺得這個男生蠻帥的,可惜看久了就不帥;固定式的帥是即使他站在你面前半小時,完全沒表情,甚至睡著了,你也會覺得他帥。」

         by北村展吾 tinyurl.com/3b2ct6x

31 Oct 2011


 

在遊行結束後聽到受霸凌的國一生跳樓的新聞,讓我開始詛咒起真愛聯盟
是的,詛咒,我這輩子的第二次詛咒。

31 Oct 2011


 

就算是Mac OSX, 遇到了MS的Office 也是沒事就當機的。 (把我的資料還給我!)
1 Nov 2011


 


拆封不到兩週,寶貝地要死的iPod nano剛剛經歷了它人生第一次的游泳課,顯然它並不愛水。
然後,nano掉入洗臉盆的那一剎那,我的第一念頭居然是………拿iPhone來照相……ㄟ不對快點檢起來啊嘎嘎啊啊啊啊!!

1 Nov 2011


 

『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
                            from跳樓少年遺書 

(我試圖想讓自己開心點,連Nano都賠上了,可是看到這段話我還是忍不住難過了起來。)
1 Nov 2011


 

不是每個小時候娘炮被欺負的人,都能像我這樣厚臉皮假裝娘是為了接近女生,進而裝異性戀裝到出社會。
是的,我現在還是偽裝異性戀,我好累,可以不要再裝異性戀,然後保障我的工作跟生存權嗎

1 Nov 2011


 


當我們遇到了某些人,我們很自然地就學會了某些技能,當我們真的在意他的時候。

例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3 Nov 2011


 

離開窩著回家,目前完全喪失工作能力
唉,喪失工作能力不代表解除工作壓力啊,唉

4 Nov 2011


 

其實昨天去到楊同學追思現場,我有想到一件事:
『真的不是比較Man的女性或比較C的男性就一定會是女男同志,但被欺負的狀況是一樣的。』

過去跟我一樣陰柔性質男生,目前有聯繫的,國中的都不是Gay,高中則全部都是。
我個人看法倒不是覺得因為國高中年齡而發生這樣的差異,單單只是我當初念的那間高中比較特別……

而且特質類似的人們會聚集一起,等到過了七八年大家在圈子裡頭遇到的時候反而會驚呼「那個最娘的誰誰誰」其實不是,而且已經結婚。
然後我們這些當初裝Man但不自覺卻跟群體混在一起的,事後一個個都紛紛出櫃。

6 Nov 2011



性平法的教材裡頭,有關認識自己的性傾向被刪除這件事。

我猜想,當初有人顧慮「不是的會被教成是」的這些人是不是除了自己都不相信其他人?所以你不相國中國小其實就會清楚面對自己的感覺?
抑或是,認為成長不需經過摸索期,一教了就通?那這些受教的學生為什麼沒有變成天才兒童?

給他們空間時間,給他們一個友善的環境,心靈上的摸索就要留給個人,沒有人可以代替另一個人的心智養成。當然有一部分的朋友,會透過這樣的方式接納自己是性少數的身份,但我相信應該也會有朋友能更確定,自己其實不是性少數,只是單純在個性上興趣上有所不同。

所以,我覺得性平教育和同志教育是兩個層次的事情,不能畫上等號。 而過去在性平教材公聽會時,其實有很多朋友,也都是把這兩件事情分開來說

6 Nov 2011


 

我忘了昨天的追思會中,有人在討論楊同學的狀況,有人說是個可憐的小Gay。

但忘了是阿莫還是Albert哪個說:『還不是,不知道,他還沒來得及確認自己之前就走了。』
其實那時候我心情很差,不過我聽到這句話時,其實內心有在幫忙按讚這樣。

6 Nov 2011

, , , , , ,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