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我去參加了P&S系列講座
130902-01  

先推一下,這個活動挺有意思的。
泛科學(PanSci) ‎的宗旨聽說就是要「將高深龐雜的科學發展重新放置回台灣公共論壇中,並且用理性思考社會議題中的科學面向」。
簡單哲學實驗室,我個人也認同就是哲學版的泛科學。

座談的內容不多加說明,有興趣去參加一次就瞭解了。
但是座談最後的活動「PS小逃殺」是從主講人之一朱家安的「哲學大逃殺」來的。

## 哲學大逃殺(熱血思辨遊戲)
哲學大逃殺是雞蛋糕老闆獨創的哲學思辯遊戲。在哲學大逃殺中,每個學員提供兩個和哲學有關的問題,主持人將問題洗牌之後隨機發給每個人,接著學員輪流分享抽到的問題和自己對於問題的回答,並進行開放討論。主持人會即時紀錄整理發言者的論點並投影在布幕上,讓大家隨時都知道目前討論的進度和內容。在主持人的引導下,哲學大逃殺能促使大家試圖思考和討論哲學問題,並了解哲學家是如何分析問題、進行推論以及評估回答和論證的有效性。你可以在這裡找到以往哲學大逃殺的討論紀錄。

之所以叫小,因為只寫一個問題,然後沒有全部抽出來。於是我在紙條上寫了這個問題:『如何支持「我們尊重且不歧視個人性傾向,但反對加入性多元教材」』
我當晚在臉書上寫「問這個問題的目的很簡單,我想了解支持的人在想什麼。」
130902-02

中間十分鐘休息的時間,抽到我問題的朋友也來向我確認問題的內容,釐清切入的點。我告訴他這條其實這個是一個叫做真愛聯盟的組織,他們針對多元性平教育納入國中小學教材的訴求之一,全文是我們尊重且不歧視個人之性別傾向,但是反對在國中小教育階段中,加入多元情慾、多元家庭、多元婚姻之教材。

他聽我說完我的說明之後,他表示針對我的問題他也是站在反方(我的問題的反方,亦即(反對真愛聯盟訴求)的立場),但他會試著想出支持正方的理由,就算沒有抽到他事後也會跟我分享。

小逃殺開始了,看來許多人都很熱切的想把自己手上有趣的問題拿出來做討論;以下摘錄我還記得的問題:
「針對大埔農地事件參加抗爭活動的人是自私還是利己。」
「當長輩對我說(要搞社運等你能力夠了再去改變)如何反駁(已預設反對長輩立場)」
「V怪客殺掉殺人的人,是自私還是利己。」「延伸,如果V怪客是國家呢?」

這些我原本以為這些很單純的答案,在當下得到了相當大的震撼。有些東西結論沒有錯,但是思考方向的不同會導致結論沒有再現性;這些衝擊讓我在思考事情的態度上又退了好幾步路,重新檢視自己的來時路是否某些部分需要重新檢視,亦或重新補強。

一直到最後,我的問題並沒有被抽到。結束後那位朋友來找我,告訴我他想到一個應該還蠻有力的支持點,就是「如果宣揚同性戀會造成出生率下降」

等他說完我回他:『那這樣的話,你要怎麼看待不孕症以及單身者?』
然後,我們就結束了這愉快的夜晚。

--
H:『為什麼結尾收成那樣?』
E:『因為我的問題讓他很難收尾。』
--
真理是越辯越明

--
追伸:今天上班又看到一個台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柯志明的大作 / 愛情的道德
我沒能力也沒時間針對這篇一條條做分析。
我目前認知如果他的基礎就是建立在康德的道德觀念上的話,光康德就還有得吵。
這真的可以拿來當做辯論,但是真的不能拿來當行為依歸,破綻太多了。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