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被大宇宙影響,碎念力場爆炸】

剛剛在作噗浪資源回收時看到了這個,這是露德2011年的燈箱廣告,是我覺得很棒的一個廣告。

140426-01  

十多年前第一次認識露德的時候,對於這個團體散發出來的氛圍感到疑惑。我跟朋友說為什麼這些文宣總透漏著「我們很不妙但是要撐著」的感覺;像是當初「認真去愛」可以在KTV點歌的時候,我和一票朋友熱切等著看MV,看完之後覺得「啊是有必要弄得這麼悲苦嗎?」的那種感覺。

十多年過去了;這些日子中,和同志權益相關的團體也變多了。有些團體也採取合作的方式爭取更多的資源。這樣的合作在議題上可以把基礎更往深耕去,但是可能也會造成一些錯亂和誤會,比方說某次的同志熱線晚會邀請了樂生青年,事後一些朋友覺得摸不著頭,同志跟樂生有什麼關係?


(中場穿插跑馬燈:「感謝」劉政鴻的大埔案跟張慶忠的服貿事件,當時一些搞不清楚同志跟樂生有什麼關係的朋友,已經搞懂了。)



回到這個燈箱廣告。
我2011年看到的時候,我內心其實有很大的喜悅。
包含露德在內,很多的同志相關權益團體其實一直在變,變得更好,只是到這個點上呈現出來的整個面相是會讓我覺得有它真好。
我不用再花費更多的力氣去把我所知道的整理出來,一條條地跟愛滋恐懼症患者說明他們的誤解,我可以直接說「麻煩你們去翻一下露德/熱線/權促會網站好嗎?那裡都有寫。」

當然,會分成不同團體,一定是因為團體的目的目標組織架構規模有所不同。
可以想見各個團體之間議題可以合作,未來當然也可能會有衝突。

過去在BBS時代吵過的一夜情問題(有人堅持那就叫作濫交)、拒C拒熊、用藥問題、帶原者不要再出來害人等等的這些考古題其實歷久不衰,現在還多了婚姻平權和多元成家,而且整個縱線軸線更加複雜。

這些問題已經不像是以前在BBS上吵架吵贏之後銷聲匿跡一段時間,然後在一個明星出櫃,或換個藝人用藥,或在每年的愛滋日,或在每一個摔倒的葉永誌或跳下樓的楊同學之後被拿出來再跳針一次,然後我們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我們做了什麼,但事實上屁的什麼都沒改變。


(中場穿插跑馬燈:再次感謝馬英九先生,讓一些朋友瞭解就算五十萬人上街也很可能屁的什麼都沒改變。)

果然是碎念力場,每次碎念到中間都會岔題。(抱歉我擦一下眼淚)


 

再一次回到這個燈箱廣告。
我其實今天再次看到這個廣告的時候,我心裡想的是「對耶,露德,我上次捐給露德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權促熱線就比較常捐」。


一個團體,因為一些人的發想,抱著一個目的,聚集了一群人,並且向外募集資源,希望能做好一件事。

我想起了聰慧美艷的Jackie Chen說的:『我想開一間Gar Bar,但不是我想開就能開,重點是Gay要認同這是一間Gay Bar它才是Gay Bar。』

我說過了,這是我今年年度金句的候選。

我猜想一個團體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它的目的有多遠大,議題有多新穎,而是在於它得到多少認同。
我個人認為認同是建構在複雜的層面上,不是只是單純議題正確,是需要長久耕耘。(我腦袋裡冒出兩個例子:清玉跟胖達人供參考,我再岔題下去就要失焦了)


該下結論了。(幹這種脈絡要寫給鬼看喔)(啊就碎念而已沒有要寫報告啦)

作為一個性少數/男同志/中年同志/偽熊/娘炮(這些僅代表身上被別人和被自己貼的標籤,並不足以代表全體)
我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團體產生。
在每個團體充分展現其志向與作為下,雖然我僅是一個個體,但我將會提供我棉薄之力,給我認同的團體去完成我也想要達成的目標。

 


--
不是敵人,就是朋友。

--
世界和平好難,做人更難。

 

 

, , , , , , ,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