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Green Tuesday要回收的是一首歌的記憶,年輕不要留白。

關於這首輕快的歌的記憶非常特別,就是我國中時在學校唱著這首歌跳舞的時候被打了

我應該要思考我接下來該怎麼辦?但是在那之前我覺得我應該先解決頭的問題,因為一直被打很痛。

當天回家之前我躲在校園的角落一邊哭一邊討論想著解決的方法。(對,討論,本犬的混成人格那時候就兩個)

「我不會恨他。」(才怪)
「我真的不會很他。」(才怪)
「因為如果我恨他,我就變成跟他一樣的人了噢。」(好,那不恨他)
「所以也不可以殺了他。」(誒,不能殺那我們該怎麼辦?)
「那就裝作我們是男人,保護其他人不要被欺負。」(可是要怎麼假裝?)
「只要不要哭就好了。」(這麼簡單?)
「對啊,只要不哭他們就不會覺得你很弱,不哭媽媽就不會擔心,不哭老師也不會覺得你煩,然後瞪回去就好了。」

從此我學會了眯著眼瞪人的技能


葉永誌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在當兵,當時我還是個圈內的小Gay,看到那個新聞的時候,我環顧四周深怕下一秒鐘會被拖進廁所的人就是我。

隔天的新兵就慘了,他們一早就被我拖著跑完五千。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操你們的,我只是要確保你們不會發現我驚嚇時會高八度翹起小指。

也許很難猜想得到我們這些活下來的,性轉成功的娘炮母熊,用了什麼方法把自己的生命特質跟裝Man鏈結在一起?

從被打之後的隔天開始,每天早上起床刷牙照鏡子,就開始否定自己身為娘炮,用盡殘暴的手段改變自己,只為了迎合社會大眾的「口味」。搞到現在自己娘炮不娘炮,裝Man還得擔心露餡,真的是自找苦吃。

而那些沒有成功的,有些跳樓;有些淌血在無人的廁所死去;有些甚至毛還沒長齊連自己愛男人或愛女人都還不懂;就算親眼看到了可能有人也不會把他們當人,而是當妖看。

一直以來,劃分界限後定義優劣確保自己的地位的方式不斷地被使用著。我原本相信所謂的普世價值絕對不會建構在這種劃分方式上,因為被劃分到劣勢的那一塊肯定不會接受。但事情果然不是我念工學院想得那麼簡單,這整個世界上真的有那種弱勢幫助主流欺壓更弱勢族群的事情。

世界和平真的好難,不是嗎?

 

引發本篇的延伸閱讀:【八年後擁抱】Egg Wei Chen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eggc3/posts/651174468309994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n-yuan  Jhang
  • 抱~
  • 謝謝啦,其實已經習慣了

    huskyman 於 2014/05/30 2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