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鷺江國中的楊同學,如果三年前你看見了這樣的我,你會不會改變你跳下去的決定?」

141026-01  

一般的異性戀朋友進來走遊行,是最快體會歧視壓力的方法。
到後來會發現歧視的壓力不只來自於外來的眼光,還來自於自己內心;你可能會擔憂被人看到了你要怎麼解釋,或者你可能會擔心被誤會成是性少數。(請注意我說的是一般的,梅子跟林瑋豐這等級的不在範圍內)
 
如果身為男同志的你接受上面的這個說法,我們只要想像一下「在遊行扮裝你敢不敢?你的扮裝尺度為何?你顧慮什麼?」,也許就能體會陰柔男性或男同志接受的圈內壓力。

如果你認為性傾向是天生的不能改變,要這社會理解男同志的存在;那為什麼不能理解陰柔或穿衣服的傾向(以下可套用各種性少數)也是天生的不能改變?而且還要強迫他們不該現身?(以護家盟對這次遊行的概念,就是要分級)

141026-03  
所以當有些男同志說著扮裝耍C真的敗壞同志形象等等,真的很令我想要來個囧男孩式翻滾來崩潰一下。
說著「我陽光健康不C,你們在遊行扮裝搞怪是在破壞同志名聲」時,跟說著「我們是正常人,同性戀者是人類的罪惡應該消滅」有什麼不一樣?

141026-04  
過去嫌沒有人出來為同權奮戰,但出來了還要被嫌娘胖。
若真的認為「陽光健康不C的男同志能被社會接受」,那為什麼過去不敢出櫃?怪罪在遊行的扮裝也真的太有想像力了點。
 

141026-02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