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說說朋友。

年紀越長我給自己的限制就越多,有時候不是堅持,只是一種略高於靈長類的學習能力。
這種限制在我年少時,不只放在自己身上,還會放在別人身上;直到我遇到或是察覺到跟我貼身相處的人,也許是情人,也許是朋友,也許是家人或伴侶;這樣的貼身限制彼此互相影響著,某些部分讓我變得更極端,比方說對跳針的厭惡無法再隱藏,但對於生命中的對錯界線越來越不執著,因為我們越來越不能確定站在自己為圓心,用價值觀為半徑所畫出來的圓能否真的圓滿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150330-01
(圖片與文字內容無關) 

我開始覺得朋友不是一條線畫下去之後誰就有責任義務,也不是按下解除臉書關係之後就可以把過去回憶全部一筆勾銷。

我不會再強調我跟誰誰誰是好朋友,我不會。
並不是因為我怕被人誤解我攀親帶故,也不是怕得罪誰而不想說跟誰要好;而是我覺得我和你之間有多少的連結和回憶,我們之間最清楚。

連結多少深淺不是重點,人和人的相處不是設定KPI來計算程度,那是一個狀態,我和你之間的狀態。也許我們有時候會近一點,因為緣份到了;有時候就遠了,那也不過就是遠了,強求不來,因為每個人朝著自己的方向前進時,這段的相遇在下一個路口分道揚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我覺得友情跟愛情最類似的點,在於它不是一個承諾,不是一個說出來就有的東西;而是經過時間焠鍊後的結果。也許淬煉出來的東西就那麼一點點,但我想它是實際存在的。也許過去哪天我曾對你惡言相向,有些話說出我會後悔,有些不會。因為我真心希望你能過得自在愉快,但我自私地用了我想到的方式去做,那時候可能就顧不到太多圓滿;對不起,但是我想不到更好的方式了。

人生時間軸拉長之後,很多當時差點熬不過去的脈衝也會變成一個小小的訊號。
繼續前進吧?

 

2015-03-30 凌晨 


然後,我想起另一件事。
好多年前有人曾經跟我抱怨說因為男人的關係「友情在一瞬間就被摧毀」。
嗯,我記得我是這麼回應他的:『你知道三隻小豬裡頭,大野狼遇到用紙板跟稻草建構起來的小屋,只用嘴吹一下就倒了呢。』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un-yuan  Jhang
  • 慶幸自己還沒遇過用嘴吹一下就倒的~ (各種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