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來回收一個健身房還是加州年代的故事。
一樣的,這個故事完全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心虛

B跟我因為打拳擊有氧認識。
B一星期會去三到四次,雖然稱不上是斯文帥壯溫柔多金博學大屌,但B這麼勤於跑健身房多少有一點肉體吸引力;雖然不是文青但是還算能言善道,急用時可以搬得上檯面。

為什麼會用到「搬得上檯面」這個形容法?因為B的網路社團中,有一位仁兄K臨時需要一個體態好,懂一點外語的人來協助活動,就在社團裡找到了B幫忙。

當天的活動進行相當順利,K在活動結束之後請B吃飯。

「原本應該要今天就把酬勞支付給你,但是公司那邊作帳來不及,所以得拖到下星期。」K說。
「噢,那個沒關係啦我不急,你也可以用私人名義支付我精神上的酬勞啊。」B回。

 

我可以想像B在講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嘴角一定是拉彎成壞壞的邪笑。
我虧他是壞男人,他卻回我:「男人最高段的花言巧語不是壞壞惹人愛,是誠懇和無辜。」

「蛤?」
「一個男人身材好經濟穩定,長相跟個性都中上,懂得你的難處,知道你會在意什麼,猜得出來你在想什麼,會為了自己可能哪邊不好而道歉,這麼好的男人你覺得會從天上掉下來嗎?」

B說他們現在在Dating,等下K要來找健身房找他,要我順便鑑定一下。因為K雖然保證自己單身,他也很喜歡K,但總覺得哪些地方埋了地雷。

「我覺得你太多疑了,這樣子會讓對方壓力太大。」
「哎唷,樣本數夠多的時候,不用天賦就會有預感了啊。」

「預感很靠不住誒,要用心去體會咩。」

「等哪天你預感越來越準的時候,你就會開始討厭自己了。」



我們在門外等著上拳擊有氧的同時,K跟著一個皺著眉頭的不速之客A一起來了。我跟B對看了一眼,心裏立刻明白了那是一顆N2地雷。

A看起來像是個受到驚嚇帶著滿臉厭惡的巨大小白兔,一看到剛下跑步機沒多久全身汗的B立刻就張起AT力場。

A對K說:「我不懂把自己弄得喘成這樣全身濕透汗臭到底有什麼好處啊。」
B喘著氣:「呼⋯⋯的確沒什麼好喔,真的,累死了而且隔天⋯⋯會全身酸痛⋯⋯呼⋯⋯你專程拿來給我?我以為你上星期已經給過我了。」

B的嘴角開始微彎。

終於調整好氣息的B擦乾自己身上的汗,接過K給的酬勞然後轉給我:「誒你上次說的那個熱線募款晚會,你直接幫我捐出去好不好?」

「唷,這麼大方,你不是每年都有固定捐款了嗎?」我也是會看狀況助攻的。

「等下你們要去哪?」B問。
A還來不及等K說話:「我們預約了等下七點的某某難訂餐廳,其實時間有點趕了。」

「喔?那間很難預訂喔,那你們快去吧?」B催促著。

「那社團週六唱歌你要去嗎?」K問。
「對啊,你好像沒有參加過誒,就來嘛。」(看來A以為自己勝了)

B的嘴角拉彎成壞壞的邪笑對K說:「你再用一次私人名義支付我精神上的酬勞,我就跟你去。」

然後N2地雷就炸了。

 

K覺得B沒有給他臺階下,B反問K說:「那你現在帶著A來找我,究竟是要我幫你解決他;還是帶他來解決我?」

K沈默。


誠懇的花言巧語真的很難破解呢。

 


 

〈花言巧語〉黃鶯鶯 

彷彿記得那夏天 美好回憶屬於我倆之間
景物猶在人事已非 你已不在我身邊
曾經許下的山盟海誓 如今已跟你隨風而逝
愛承受不了花言巧語的你 誰也看不清

Oh What's Going On
You Said You Understand You Didn't Mean A Thing
My Love Was Just Too Much For You
Well Baby I Must Agree

期待你的回首 傾聽我心訴說 當我付出了真情卻是空虛寂寞

You Said You Understand You Didn't Mean A Thing
My Love Was Just Too Much For You
Well Baby I Must Agree

往日甜蜜回憶 深鎖在我心裡 就讓那往事如風一般去 繾綣而去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