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性少數甚至是其他弱勢對抗主流的抗爭,如果踩到對其他族群的壓迫,在本質上就會失去了正當性。我認為想不通這一點,推的平權不是真的平權,只是壓迫的重新分配。」

在議題操作上,每年都出現考古題是必然的,你看各大學的考試不也常拿考古題出來考?但是不是每年所有人都考得過這些題目。

我聽說某年的遊行籌辦會議中,大家正在發想遊行議題,有個小朋友很興奮地說「誒誒誒我聽說納粹那時候把同性戀用粉紅三角來標示,我們今年可以用這個!」,想當然爾當然被否決,小朋友覺得很頹喪後來有沒有繼續參與我不知道。但那種感覺就像是中國人看到推特的時候說「哎呀這東西跟微博好像喔。」(陳嘉君就不要說了,她們眼中的同志只有陽光正向有能力可以接受有點娘但是要適時控制自己而且不能是東南亞人)

「同運、性少數甚至是其他弱勢對抗主流的抗爭,如果踩到對其他族群的壓迫,在本質上就會失去了正當性。我認為想不通這一點,推的平權不是真的平權,只是壓迫的重新分配。」 #因為很重要所以講第二次

既然是運動,當然是要向主流抗爭奪回發語權,如果拿著主流媒體塞給你的訊息反過來看同運的主軸,自然會覺得荒唐,因為主流就是用這樣的思維來考量。

我們能怎麼辦?重新界定啊!怎麼會拿著主流說的「性自主就是鼓吹青少年做愛」的榔頭敲自己的腳。不知道資訊在哪?有官網啊,我們之所以弱勢不只是媒體不支持,連圈內人都會拿著主流給的訊息來彼此鞭打。

我當然贊成婚姻平權,但是我不是婚家派,我不認為走入婚姻就能夠圓滿我的人生。所以拿著要通過婚姻平權的大目標來蓋在所有同運上,要其他團體「忍耐」為了「大局」著想,抱歉我無法接受。

如果為了要通過婚姻平權,我們必須要忽視青少年的性別教育,忽視性轉換的存在,忽視性工作者的存在,忽視那些認為不該存在的變態就像是護家盟認為同性戀應該被接納矯正一樣,那我不要這個婚姻平權。這不是平權,只是另一種壓迫。

這樣可以懂為什麼我說你跟護家盟言論一致了嗎?


--
2011-2013 真愛聯盟
2013-2015 護家盟
2015- 信心希望聯盟
只是留個備註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