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不確切知道我自己是誰;就跟測不準原理一樣,當我們試圖要觀測自己的時候,觀測本身這件事就會帶入角度與能量;當我確切知道時或許是回歸塵土的那一刻,但那時我的肉體的生命已不具任何意義。

「知道自己是誰嗎?」是一個問題,但不是每個問題都能對應到要一個答案;就像我們從一個角度對自己射出能量,觀測到的是自己當下的選擇。

透過我們的選擇和不選擇,聽從自己的意願,就算是進入別人眼中的地獄也無所謂。因為只有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我們才能描繪出一個不具體但有跡可循的自我軌域。

準備好,就出發。
祝你一路順風。

--
END


,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