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腦袋停不下來就來寫點東西好了。

(是的我又失眠了而且整夜到現在沒闔眼)

 

對我來說,意識到其他個體的存在與狀態是一件我自己隨時在做,而且可能是畢生的功課。

 

我認為,快樂並不是一種得到什麼的狀態。如果得到什麼就能快樂,那麼當你失去它時,你就會不快樂。我不能否定得到的快樂,但這種快樂是你失去之後它就沒了,這樣是真的快樂嗎?除非你得到的是不會失去的,有沒有得到之後不會失去的?

 

我不知道你覺得有沒有,我覺得有。

 

另外一種快樂的可能,就是減輕痛苦。

 

對於在我們人生中的苦難,它一直不斷的出現永不休止。如果我們能減輕苦難對我們的折磨,那麼就會比之前舒服一點點。

 

一個很爛的比喻,小時候考試考不好會被老師打手心(立刻暴露年齡)沒有滿分少一分打一下,上次六十這次八十少了二十下,會舒服一點點。

 

回到最前頭說的,我認為「意識到其他個體的存在與狀態是一件我自己隨時在做,而且可能是畢生的功課」,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因為要減輕痛苦,我們必須先知道痛苦的來源。人如果是沒有語言文字溝通或是群體生活,所要面對的應該只有生存的問題,只要安全又有得填飽肚子,就沒什麼痛苦了。可惜我們不是。

 

我們在人世中,就算離群獨居,有感受外界的能力還會思考(這點動物也做得到,至少金魚還有七秒的記憶)。我們有文字有意念,我們在這當中察覺差異,懷疑自己,疑惑著這世界的一切,我想痛苦的來源部份來自於這些。察覺差異並面對它們的存在,是離苦得樂的起點。

 

再補述一個自己的觀念。

 

如果你認為快樂是建構在與他人的交互關係,我不能說這是錯的;但對我來說如果失去了這個交互關係你就會不快樂的話,那只是個等價交換而已。

 

而我想追求的快樂不是那樣的。

所以對於朋友的交互關係,建構在「君子之交淡如水」之上,比較貼近我想追求的。

 

至於「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求學時代所得到的那些參考書的解釋,我個人認為並不是完全說出莊子的概念。

 

(《莊子.山木》:「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彼無故以合者,則無故以離。 」)

 

君子不一定好,小人不一定不好,我依照我的心性、我的痛苦、我的目的以及我願意付的代價來決定我要成為怎樣的自己。

 

你的不快樂是可以被什麼填滿的嗎?如果不快樂可以被填滿,你必須要知道你總有一天會失去它,然後再度不快樂。

 

如果你的不快樂是不能被填滿的,那就試著減輕不快樂對你造成的痛苦吧?

 

上面這些文都是我對自己說的,因為這是我的苦。如果你收到了什麼都是你自己的智慧所得來的,與我無關。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 Husky Wears Ferrari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