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橘今天發了一篇標題為「【醫療史上最大突破】殺死 99% 愛滋病毒的抗體問世,對患者的歧視是否也能一起消失?」,這個標題我個人認為很有意思,可惜讀了內文並沒有著墨在感染者或是愛滋病患的歧視。

再看到下面圈內人回應:「開心,以後他們就不能拿愛滋來反對同志了。」

我覺得這一點都不值得開心。

反同者說「同性戀是社會裏的高風險,造成社會不安跟恐慌,要不是家庭不幸福就是經濟不健全。」或是「男同志就是愛滋溫床,浪費社會資源,都是性濫交跟性變態。」。
於是我們許多朋友努力的工作賺錢,在社會上取得經濟地位或成就,標榜自己不用藥潔身自愛不隨便性交,只為了要證明同性戀也是有貢獻,有幸福家庭跟良好經濟以及我們也可以潔身自愛。而部分異性戀的朋友似乎不太需要煩惱如何證明自己不是社會的高風險,也不需要證明自己不是愛滋溫床,因為統計數據也這麼說。

我們這麼努力,結果發生一個愛滋感染教師被逼退事件社會議論紛紛,我們憤怒著這位老師「都是你不檢點害我們同志被污名」;政府官員說男男戀是愛滋大宗,是統計事實沒有不敬,於是我們開始自我切割「都是嗑藥的男同志害的」或是「社會對我們很包容了我們不要再丟人現眼去說別人歧視」。

因為討厭被污名,於是同志社群內開始自我審查,喔,我們來跳躍思考一下什麼是自我審查。

講個大家或許知道自我審查案例:記得之前香港的反國教以及佔中,從幾年前香港人大動作反抗媒體大力放送,到現在已經演變成香港媒體會自我審查了嗎?打壓你打壓到你害怕,也不告訴你標準,讓你自己怕到畏縮,然後你就會聽話了。

如果你是香港人,你打算怎麼辦?

 

現在跳回來台灣的同志現況,你是個同志,你打算怎麼辦?



當我們為「愛滋可以治癒不會再被污名化」這理由開心的時候,事實上我們自己就已經把這個污名的帽子戴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 Husky Wears Ferrari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