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看了《幸福路上》。

20180114-01

有看了一些人的評論,心裡有很多雜亂的感觸。我想挑幾個跟我有共鳴的點來說說:

第一個是去老師家補習這件事,我到高中時國中同學會才知道我不被導師喜歡,是因為我沒去她家補習;而這麼一個她不喜歡的學生在她調職離開前,我卻痛哭流涕的感謝她,感謝她對我的嚴苛讓我成長,而她在我痛哭的感謝之後就衝出了教室在走廊角落大哭。同學會時他們告訴我,他們很訝異我居然當時會那麼謝謝她。

第二個是貝蒂。
我國小的時候,有一個同學姓邱,他是個金髮碧眼但是說中文的混血兒,他的處境完完全全跟貝蒂一模一樣。之後因為我自己也發生不少人生大事,但是看到影片當時,我彷彿回到小學三年級那個邱同學跟我玩耍的日子。

第三個,是我在高三時才知道二二八事件,當時是同學告訴我的。我記得我還很懷疑的回家問了我娘,我娘沒多說。後來渡過了一段國家價值觀完全錯亂的半年。

 



這部片感覺沒有要討好任何一方,在某些節骨眼的呈現讓我覺得刺眼。但,我看完回來的路上,想起五年前去澳洲出差遇到的上海姑娘。我們聊到了台灣人的國家認同,聊到動氣的地方她說:「我爺爺就是在南京大屠殺被日本人殺掉的!」

我只淡淡的回她:「可是Gloria,那個時候的台灣是日本的領土,那時候的台灣人,都是日本人。如果妳能體會當時的台灣人並不是自己願意成為日本人的話,或許妳也能體會為什麼我們不想成為中國人。」她是聰明的姑娘,她聽懂了,所以我們就開始聊台灣的房地產。(拜託不要來買啊會賠的)

有看到一些評論是沒有進電影院看說看了預告覺得政治立場模糊。嘛我想這部電影沒有要討好任何人,但是它至少盡量中立忠實地呈現了我成長各階段社會的氛圍。
我認為這是一部充滿了政治意味的電影,但是它的政治意味並不是要去判斷誰的歷史地位,而是「別人告訴你的不一定是對的事,用自己的智慧去解讀,逃避也可以,但終究我們還是要面對。」

以上。


追伸:
早上想起另一部動畫Persepolis中譯《茉莉人生》,或許有人會覺得跟《幸福路上》相似,我覺得它們內容是完全兩個故事。
《幸福路上》出身背景不高,《茉莉人生》沒有國族認同的問題;但是它們都是從女性角度所詮釋的動畫片,對生長環境的描寫,因國內外政治變化對人生的衝擊,以及迷惑。
推薦觀看:《茉莉人生》維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skyman 的頭像
huskyman

The Husky Wears Ferrari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