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回了老家一趟。
當親友問起何時要結婚時,我只淡淡的說:

『喔,我剛和交往兩年的對象分手了,現在在療傷期』。

很輕鬆的就從親友的詰問中全身而退。


=============<<我是分格線>>=============


今天和我的表弟AB去逛街,逛到「蒂芬妮」前面。
其中表弟A像被雷劈到,突然說想買戒指送女朋友。


我帶他們進去。
順便把「蒂芬妮」系列的戒指的特色,新舊款,和價位,
如數家珍的跟他們解說一遍。


表弟A說:『哇!哥你什麼時候對這東西這麼有研究?』。

表弟B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


『是不是因為那個無緣的大嫂?』。


我愣了一下。
然後,裝作黯然神傷的點了點頭。


回頭趁他們不注意,噗的一聲!
把剛才憋住的荒謬笑意給逼了出去。 XD


--

不過

獨自一個人回來的路上
我的黯然神傷 不是裝的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jim
  • 真利害也真累<br />
    <br />
    加油啦
  • johnny710524
  • 那時的心情 很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