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的跟山一樣的異常產品
是來不及的停機

處理不完的客訴
是肝指數一飛沖天的踏板

接不完的電話 回不完的電子郵件
唯一不需經過思考的語言是:

「我謹代表我方向貴司致上最深的歉意」


本是同根生
可魯與工程師的宿命竟是南轅北轍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