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上,已經替你煨好了一鍋壽喜燒,想吃的時候,只要從冰箱裡把肉片拿出來涮一涮,就是頓美味的晚餐。
知道你討厭生長蔥的辛辣,所以先放進去一塊兒煮熟了。
至於你喜歡的洋蔥,我流著眼淚放了兩顆進去。要是覺得湯頭太甜,記得添些我擱在小鍋子裡的高湯。

親愛的,最近,我老覺得戀愛就像是兩個人在搶同一張椅子一張,名為"被愛"的椅子,先坐穩的人是贏家。
在我們的愛情裡,你幸運地找到椅子先坐下了,其實,我可以不在乎,因為我喜歡看見你幸福的笑容。

只是當我站在你身後好久、好久,仍不見你喚我坐下時,心、有一些些冷。

我以為我可以忍,所以拼命說服自己
所謂的幸福,就是看心愛的人得到幸福。
於是你還是好端端地坐著,背對站在你身後日益憔悴的我。
親愛的,請原諒我漸漸開始質疑,一個不幸福的人,能不能給人幸福?

還記得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拍了拍你的背,渴望告訴你我所有的委曲......
只是當我見到你的微笑,竟什麼都說不出口,這才驚覺,原來自己是這麼愛你,愛到害怕失去你的笑容。

於是我什麼都沒說,於是你仍好端端地坐著,坐在那張、名為被愛的椅子上.....

朋友說我把你寵壞了,讓你不再成長,反而變為一個任性的大孩子。
我無力反駁,因為當我回頭檢視過往,才看清其中過多的不對等....
我們的愛情並不健康.....

有天,朋友問我為什麼想談戀愛。
『好像打從談戀愛以後,就再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了…』我偏著頭陷入沈思....
『試著想想看,或許妳就會看得更清楚。』朋友若有所思地說。

最後,我用一個微笑敷衍了這個我答不出的問題。

但是回家的路上,當公車駛過一個個紅綠燈,當初對愛情的渴望便益發清晰.....
我渴望和你平分那張被愛的椅子。
我希望在我最難過的時候,有你寬闊的胸懷可以收容我難以釋放的脆弱。
我希望你可以偶而陪我做做白日夢。
我希望逛街時,你會發現矮你十五公分的我其實跟你的步伐跟得很累,然後放緩腳步.....
但是事實上,你給我的愛情,卻將我原本的堅強磨成了逞強。

於是親愛的,當他朝我走來,並願意用真心為我拉開一張名為被愛的椅子時,我著實遲疑了許久,卻在瞥見你始終仍舊漫不經心的表情時,決定讓自己自由。
因為,我真的好累好累了。

走出你房間時,天已經黑了。
當你看見被我擱在茶几上的鑰匙時,會不會還粗心地以為我只是忘了帶走呢?
在離你家三條街外的路燈下,我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Husky內心OS:

「不一定回頭望你的都是愛你的人。」
「不過不會回頭注視你的人,放心,他絕對不會愛你。」

之前在我看完這篇之後,下了上面那個結論,然後打醒自己別繼續沉浸在「總有那麼一天」的想法。

無怨無悔的愛,要放在值得疼惜的人身上。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阿jim
  • 人 有情<br />
    <br />
    太歲 無情<br />
    <br />
    以無情磨有情方證菩提(得智慧囉)<br />
    <br />
    所以菩薩又稱<br />
    <br />
    覺有情
  • Maktub
  • 愛情,應該說不管哪一種情感,都不會是對等公平的吧!<br />
    總還是有人給得多一些,有人給得少一些,<br />
    沒辦法,人是無法完全了解對方的生物,<br />
    要怎麼去微調這之間的差異呢?<br />
    <br />
    唯一的方法就是第三次衝擊吧!?(爆)
  • S.M.
  • 嗯...我喜歡阿jim大的說法...^^b
  • thisin
  • 或許我就是那個霸佔椅子的人<br />
    <br />
    <br />
    但是身後的人也走了 <br />
    <br />
    這時的我發現 <br />
    <br />
    我原來是那樣的任性<br />
    <br />
    看清楚自己 比什麼重要! 所以我也沒有回頭 <br />
    <br />
    因為我看清了我自己
  • huskyman
  • EVA族限定<br />
    <br />
    <br />
    (第三次衝擊!)<br />
    <br />
    綾波:要不要跟我融為一體呢?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喔?<br />
    明日香:要不要跟我融為一體呢?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喔?<br />
    渚薰:要不要跟我融為一體呢?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喔?<br />
    Husky:......我可不可以挑加持?<br />
    <br />
    巨大化的零暴走,把Husky丟到外太空。<br />
    <br />
  • Maktub
  • (舉手)可是...可是......<br />
    真嗣這還乳臭未乾的小鬼明明就是想跟源堂...(毆飛)<br />
  • johnny710524
  • 現在是什麼情形...<br />
    還是回答我看文章的心情好了<br />
    Husky的OS說的很對<br />
    雖然我也知道這件事的結局<br />
    但身為站在你身後讓你坐所謂被愛的椅子的我<br />
    也跟文章剛開始的你一樣<br />
    看到他的笑 什麼話都反吞了回去<br />
    我是個把心愛的人的幸福看得比自己重要的人<br />
    有幾個麻吉曾經勸我改掉這個個性 不然我以後會後悔<br />
    我聽是有道理 但我還是沒去改 現在開始有點後悔了<br />
    但是要改真的很難 所謂的改 並不是像上面的某位大大一樣任性的強占椅子<br />
    而是和另一半一起坐這張椅子<br />
    如果說椅子沒空間讓兩人一人一半 可以選擇輪流式的<br />
    再者 可以選擇一人坐 另外抱著另一人 讓另一人坐在那個人的腿上 享受兩人每天都被愛的<br />
    感覺 這並不是辦不到的<br />
    只要站在後面的人有勇氣跟坐著的人說出口 坐著的人可以反省自己不要太強勢和任性 多陪<br />
    後面的那個人 關心 愛他 這都可以變成我上面所說的那種情形 這樣不是很好嗎 你說對吧
  • 哈哈~今天才看到這篇文章~<br />
    寫的真好~....<br />
    但是我離去的時候沒有留下任何眼淚~<br />
    因為所有的眼淚早就乾了!.....<br />
    <br />
    不敢說現在現在過的多好~<br />
    但~至少我有一張椅子可以座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