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公主安全地躲在城堡裡。
我小心翼翼的保護她,
用我雙手的血腥去擊退任何侵犯的角色。

直到那一天,
一個與我交手多次的角色看出了我的罩門,
一劍捅穿了我的心臟。

他衝進城堡裡,
當他嘗試打開那最後一道門,
我咆哮著:「不准帶走她!」

他打開門,站在門口,靜默地蒼白著臉:「根本就沒有公主在這,對不對?」

換我沉默半响。

我撇過頭去:「我無法回答,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為誰而戰」


「那麼就別再打下去了吧?」他打開他的背包,拿出藥草在我的傷口塗抹
「你自己的傷還沒處理好呢。」我指著他身上迸開的滲血傷口。
「不用管它,等一切都結束之後,就會好了」

「那怎麼行?你這樣會很痛的」
我伸手想施放治療法術,但手伸出後卻本能地戳他的傷口。



我以為我會聽到慘叫聲。
但是我沒有。

他皺著眉頭,正忍耐著:「玩夠了,就該收手囉。」


--
我看著照片裡的你
我是否有辦法讓這笑容延續?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