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孩談戀愛就是髒?』
『為什麼跟大家一樣就是乖?』
『為什麼犧牲奉獻就是偉大?』
『那,我可不可以選擇不要?……不要那麼偉大……』

是啊
什麼是乾淨,什麼是骯髒
可不可以跟大家有一些些不同
可不可以不要偉大

尤其是那些包裹著真愛犧牲奉獻糖衣的壓迫

「沒有人有義務一定要對他人的奉獻去作回應」
想著想著,我已經走到流浪的路上了。

回得去嗎?
要回去嗎?

我看著意底的那些破布
『我不知道』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