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鋪陳了兩集,這次終於要討論我自己的個性偏差了。

依照前兩集的鋪陳,我提出我自己對於個性這件事的結論:

(1)我在意我的個性呈現給別人的感覺,因為我希望我自己真正的想法可以正確地傳達給他人
(2)我必須清楚知道我真正的目的,才有辦法針對我的目的提出有效的做法。
(3)有些話說出口即便當下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就真的只是「我爽」),但是事後回想應該可以探究出自己當下說話的目的,或者我們發現我們真的說錯話。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幾年前,某友貼了張柏芝在《我家有一隻河東獅》的片段說:「我也希望有人可以這樣對待我。」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一次的回家功課各位不知道做了沒?「為什麼我們要在意我們的個性呈現給別人的感覺?」
如果還沒的話,請去看上一回(點我)

「為什麼我們要在意我們的個性呈現給別人的感覺?」
你當然也可以很瀟灑的說「我一點都不在意」,就像是我身為一個男同志,我不在意我的陰莖呈現給別人的感覺;要不就是我一輩子不會跟人做愛;要不就是我跟人做愛的時候只管自己爽,事後還說「誒我之前跟某天菜做他叫得超開心的」可是之後怎麼找都找不到對方,就像是記憶錯誤般地出現在我的人生中,就算見面打招呼都裝作不認識。

咳,我好像又扯遠了。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大宇宙的干擾,我突然想要討論一下我自己的個性偏差。
我搜尋了一下關於個性偏差的定義,很可惜個人能力不足,都只搜尋得到「個性偏差」一詞,並未定義個性偏差是從哪裡偏到哪裡,但從大部分的文章當中,我姑且果斷猜測是「個性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偏差」。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看了《幸福路上》。

20180114-01

有看了一些人的評論,心裡有很多雜亂的感觸。我想挑幾個跟我有共鳴的點來說說:

文章標籤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2015年的回顧當中,我寫下了:


「這是一個在交友檔案上寫「HIV+不介意」還會被人說社會觀感不好的日子。
也想改變社會歧視但無法在檔案大喇喇地寫出「HIV+不介意」,這就跟同志出櫃一樣是個人選擇。
但要別人不要寫「HIV+不介意」還說自己不歧視HIV+,我猜你接下來應該就會說「我也有很多帶原者朋友」了吧?  #好耳熟啊

 

那是一個真實事件,2012年底那個換成iPhone5的年代,我在傑克滴上沿用了我從拓網時期就沒變過的交友檔案寫上「HIV+不介意」然後被路人敲說「有病的就不要出來害人」。我後來沒有回應他,因為去解釋什麼都像是跟豬打架(豬好可憐)。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到美國CDC關於HIV測不到不具傳染力的新聞,讓我想講兩個簡短的故事,都是假的,所以不要當真。以下為了方便我都用第一人稱來說明。

文章標籤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科技報橘今天發了一篇標題為「【醫療史上最大突破】殺死 99% 愛滋病毒的抗體問世,對患者的歧視是否也能一起消失?」,這個標題我個人認為很有意思,可惜讀了內文並沒有著墨在感染者或是愛滋病患的歧視。

再看到下面圈內人回應:「開心,以後他們就不能拿愛滋來反對同志了。」

文章標籤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