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在另一邊寫了這一篇:那不是樹,那是大蘑菇,裡頭提到了松山菸廠的老樹。

一個朋友(在他說完這個之後就被我列為一般網友了)說:『你怎麼什麼都管?之前那個道路也是,那個中科也是。你真的有那麼關心那些地方嗎?我也沒看你去拉布條抗議?』

我說:『我的確沒有去抗議,我也沒有真的很關心老樹。但是如果這整件事明明就有更好更不傷害的解決方式而不做,那我怎麼相信以後這些機關單位處理事情不會傷害到我?』

他回:『你這樣是為反對而反對。』

瞬間我的青筋像淫獸學園裡竄生的Penis一樣浮出。
完全講不下去,觀念差異太多。

竄生的Penis示意圖(為了網路分級,還是打上馬賽克)
100326-01
(又用了這個梗,可是我想不到更貼切的,有人要提供其他梗嗎?)


不要再跟我說什麼『淡北樂生老樟樹我平常不關心,中科離你又那麼遠,你跳出來攪和什麼』云云。
如果你這麼想,請不要跑來我面前說給我聽,我拒絕接受。
然後,等政府玩到你頭上的時候,你不要來跟我哭。

--
我是很自私的,沒有好處的事我才不幹。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