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所有的證據通通指向自己將心手刃
倔強為我穿上了這件血衣
--

『是的,庭上。這隻狂奔失控的哈士奇有罪!』

那麼....原諒我吧?
不然你還能怎麼樣?
跟一隻狗計較嗎?

我從來就沒有失去過愛人的能力
沒有得到哪來的失去?

轉頭挖掘黑暗的角落
再丟了一塊進去,撥撥,埋起來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ktub
  • 身為哈士奇(指),憂鬱是不道德的(!?)...<br />
    <br />
    這一段時間,可以看看極光,抓抓海鳥(?),和海豹打架,<br />
    然後,帥帥的Paul Walker自然會搭直升機坐破冰船開雪地車牽你回家的:)<br />
    (ㄜ...沒看過極地長征的話不要理我)<br />
    <br />
    另一種可能是...如果是第二次衝擊後的南極,<br />
    那回去拿Spear of Longinus的碇也會牽你回家的XD
  • huskyman
  • 極地長征我當然有看過<br />
    不過我跟裡頭的哈士奇不一樣<br />
    我應該不會那麼乖的等主人回來 (爆)<br />
    <br />
    至於第二次衝擊...<br />
    不要,我不要絡腮鬍碇源堂熊,我要色色的加持啦(顯示為狂奔跑開)<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