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M】
當他問你如果「再一次你會不會選擇我的時候」,重點已經不是在問題的本身,而是在問題的源頭。不管問題的源頭在你或在他身上,任何的「理所當然」都會成為毒藥。

解決的方法常常會意外的單純,但通常會因為「不願」、「不想」和「荒謬地聳肩」而喪失時效。絕對不要輕易相信另一半嘴巴說的「不在意」,真正不在意的根本不會用這個詞來回應你。


【給S】
事實上,你根本沒有做錯什麼事。你要怎麼決定自己的人生是你的自由,你根本不需要對任何人道歉。但即便如此你還是覺得你有錯?你可以清楚的點出你錯在哪裡嗎?也許你覺得你做錯的那點其實根本沒人在乎?而真正做錯的部份,卻被掩蓋在自己的習慣底下?

如果道歉可以減輕你的罪惡感,那就做吧。如果道歉可以讓他人舒坦,那就做吧。但如果道歉無濟於事,請記得這個痛,然後不要再來一次。



--
M說:『我被哈叔罵了。』
黃小四回:『他不是在罵你,他是在罵他自己。他是因為想到自己也幹過這種蠢事而生氣。』

--
沒什麼,就看到有朋友踩到自己某部份的生命軌跡,有點觸動而已。

--
『問五次為什麼』是豐田式管理中找出真因的方法之一,有興趣自己網路搜尋一下
試試看拿來問自己的錯誤,也許你會發現一些不願面對的真相?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