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上有個朋友問了我一個問題,我想寫一篇自己的想法回覆她。

20161230-01

在台灣研究性別議題的人,對於性解放細部可能有些微不同。我在這分享我自己的認知,不一定是標準答案,若有其他先進願意補充或指正歡迎。

寫在前面說明,性解放英文是Sexual Liberation,但是字面上容易造成混淆(我比較傾向用「性壓抑解放」的中文來描述),所以後來演變為Sexual Revolution(性革命),我也認為這能夠比較全面的包含跟性與性別有關的議題。

我自己的認知:若從女性主義來談性壓抑解放(性解放),是讓女性從性的迷思中被解開。
比方說貞操,為什麼社會會認為女性的貞操比男性的重要?
比方說智慧,為什麼覺得女性參政或是擔任高階要職會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覺得女性做決策不好可能會說「女性本來這方面就弱」男性決策不好就可能會說「有算計或迫於無奈」。
比方說性愛,為什麼男性追求一夜情是風流,女性追求一夜情就被罵賤。

關於這部分的訊息,我最早是從何春蕤教授的網站閱讀來的(後來還是有閱讀了一些不同見解的文章)。
但過去何春蕤教授曾經在網站因為(學術)討論人獸交(因此產生了照片跟文字),被保守人士斷章取義說鼓吹人獸交(學術討論網路色情,會不放網路色情圖片嗎?)這部分的謬誤我就不多談;因為感覺在保守人士的心中,似乎承認存在就視同鼓吹。

 

這些東西其實投射到男同志圈來說,恰好可以套用在一般人認知的壹號零號。
比方說肛門,為什麼圈內會認為被幹比較可恥,但是插入他人就還好?
比方說陰柔氣質男性說話就是會歸類成女性,然後一併承擔了女性在性別思考角度上的歧視。
比方說性愛,圈內人多不願承認自己是零號,所以才會有「Both偏零不當壹」這樣的交友檔案出現(喂)。

 

再延伸到其他性少數上,包含了身份與傾向,身份好比說是身障同志或帶原者,傾向好比是雙性戀、跨性或是BDSM,為什麼在追求性的過程當中會遭受壓迫,壓迫的原因是什麼?可能是無知導致的恐懼與污名化。

套用超級歪的影片截圖(影片連結請按我),這個是一個惡性循環。

20161230-02

 


 

關於性革命(性解放)我的概念說完了,接下來我要強調對於我而言,上述的性革命在這次婚姻平權或是更之後的同志運動中我的立場。

我認為,每個獨立自主的個體,憑藉自由意志所做出的選擇,在不侵害他人的前提下都應該被尊重。但是什麼是「不侵害他人的前提」,這點目前沒有共識,我個人認為這一點也是壓迫的來源之一。

 

我最常聽到沒有共識的侵害前提是說:
「同志我尊重,可是他們出現在我面前,或者出現在教材裡面就是侵害我跟我的子女。」

這個理由聽起來真的很像是:
「居然有人提出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這種言論是侵害我的知識跟我賴以維生的信仰!」

我必須要說,所謂的侵害,並不包含事實的真相與你想像的不同所造成的精神傷害

你的子女因為性別平等教育而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那是因為他本來就是,教育只是讓他知道他不是奇怪的,是可以平等存在的。
如果你真的堅持教育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本質,那為什麼我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教育之後還會是個同性戀?(這個已經講到嘴都爛了反對的人還是跳針)

我們這些性少數一直都存在,這是事實。
性少數的存在或許對反同人士來說是一個與他想像不同的世界,但是反同人士無法否定我們的存在,就像地球是繞著太陽運轉一樣的真實。

 

(END)

這篇不談同志圈內的弱弱相殘,等有心情再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 Husky Wears Ferrari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