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犬近一年血壓揭露)

本犬七月份的血壓


最近因為感冒去看醫生,醫生突然看到一半突然堅持要我量血壓(事後猜想應該是手腳通紅且漲的關係),我當下心裡就涼了半截,拎杯當然知道自己血壓有多少我不想面對啊不要逼我。

跑出來是178,比我自己在家裡量還多了10毫米汞柱。

理所當然地被醫生念了五分鐘然後開了轉診單叫我去大醫院轉診:「你可能已經有三高了,記得少吃澱粉,少喝糖份,戒菸,然後趕快去轉診,該吃降血壓藥就要吃,沒了命就什麼都沒有了喔!」

「人生自古誰無死⋯⋯但是我還沒玩到NS的薩爾達傳說!」我心想著悲憤。
收下轉診單走出診所,當下立馬拿出手機網路掛號了轉診單上的醫師,居然要等一個星期!萬一就在這星期我就掛了怎麼辦?到了晚上我臭著臉傳著訊息告訴四爺這件事,告訴他我要啟動禁菸減糖計畫。

20170808-02


本犬一向的原則就是「做任何事都是自己想做才會成功,為了別人而做或是要別人做了自己才跟著做的一定會失敗」,所以我絕對不會逼他跟我一起戒菸,因為逼了也沒用。

有時到了這地步,相戀的兩人彼此之間會開始猜忌「喔天啊,你連這個都不替我想」或是「為什麼你不能對我溫柔點」
每次有人在跟我慷蒲鍊自己另一半的時候,我就會想回他「可是當初你跟他會在一起你說是因為他個性獨立意志堅定專注自己的目標,啊你現在要求他要多為你想想不就等於要他向你轉彎」或是「你當初不是說因為他的霸氣收服了你這個小男人嗎?現在反過來要求他溫柔你可能換一個會比較快喔。」

我每次都以為我會說,但是我沒有。
因為說了會很爽可是會有收不完的爛攤,拎杯連感冒的時間都沒有了。


扯遠了,我們回到轉診這件事。

轉診當天早上我還有個會,匆忙地把會開完之後在老闆面前大肆張揚說「因為血壓太高要去看醫生我想應該不是工作壓力太大而是我沒有時間運動我愛我的工作」等等言不及義但是收不到任何效果的言語,然後在大太陽底下騎著車趕往醫院。

那是一個陽光炙熱的下午,我看著灑下來的紫外線灼燒著我的背,忐忑地擔心自己的身體同時讚嘆著生命的美好,我為了這一天我已經戒菸減糖五天了,我展現了我的意志力,就算戒菸會一直碎念減糖會臭臉為了要活下去見到明天的太陽我會繼續下去⋯⋯

然後做完檢查之後,醫生說「你的血壓似乎有點高」
「我知道,我已經這樣一年多了」
「136/91,要注意有高血壓的前兆喔。」
「蛤?」
揉揉眼睛看數字,我心裡的第一個念頭是「幹家裡那台貴鬆鬆的藍芽歐姆龍我要拿去退貨!」

雖然當下血壓正常,不過因為轉診單上有家庭醫師證明我當下血壓是178,所以醫生還是開了抽血單要我抽血回診。

回到家之後,神奇的事發生了,家裡的歐姆龍測出來是140。

此時我的心情交雜著「哇捷克這真的太神奇了」「蛤我本來想拿去退貨這樣就能買DQ11了」以及「工程師的直覺告訴我,系統不明原因的變好跟變壞,都是大崩盤的前兆」「誒那我還要繼續吃Q10嗎?好貴喔,而且創世小玩家要出二代了」「那我現在來根菸,然後吃一大碗黃記滷肉飯來犒賞自己嗎?⋯⋯」


然後,眼淚就流下來了,為了這個充滿矛盾對立的人生小劇場。

 

--
「為了身體健康你願意付出什麼代價?」
「禁菸減糖不酒早睡覺?」
「那我現在的人生就沒有樂趣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The Husky Wears Ferrari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