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的回顧當中,我寫下了:


「這是一個在交友檔案上寫「HIV+不介意」還會被人說社會觀感不好的日子。
也想改變社會歧視但無法在檔案大喇喇地寫出「HIV+不介意」,這就跟同志出櫃一樣是個人選擇。
但要別人不要寫「HIV+不介意」還說自己不歧視HIV+,我猜你接下來應該就會說「我也有很多帶原者朋友」了吧?  #好耳熟啊

 

那是一個真實事件,2012年底那個換成iPhone5的年代,我在傑克滴上沿用了我從拓網時期就沒變過的交友檔案寫上「HIV+不介意」然後被路人敲說「有病的就不要出來害人」。我後來沒有回應他,因為去解釋什麼都像是跟豬打架(豬好可憐)。

然後我想起一個人,叫做江宏恩,2011年因為跟男性友人親吻被記者拍到,記者向他求證時他解釋到後面說「沒關係,你可以寫我是同性戀啊,哈哈哈。」我認為這個答案很妙,不像是承認也不否認,因為不需要劃清界線,沒有必要。

20171201-01

在20年前的BBS時代,為同志發聲的人常常都會遭到「你這麼為同性戀說話,你自己就是同性戀吧?」;而20年後的現在不會有人去問這些挺同藝人們這種蠢問題(但是改口說他們會毀滅台灣家庭價值這樣)。等到哪一天,我們在網路上發表重視愛滋人權不會被人反問「你的檢驗結果是陽性吧?」的時候,或許我們可以認為感染者的人權有向前邁進一小步吧?

我的檔案過去一直寫著「HIV+不介意」,後來因應國際化需求(蛤?)改成了「HIV+ Friendly」。
如果你是對HIV+介意的人,我就是你眼中的感染者對HIV+不介意的捧油們,都不介意了,是不是也不重要了吧?

 

世界愛滋日,我們明年見。

 


歷年回顧:

今天是世界愛滋日(2016年版)

今天是世界愛滋日(2015年版)

今天是世界愛滋日(2014年版)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愛滋日-2013年版

活著就有希望 (為什麼跑這個標題出來?)20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skyman 的頭像
huskyman

The Husky Wears Ferrari

husky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